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剑河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10:03:5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剑河白癜风医院,江西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兴义白癜风医院,上海根治白癜风的论坛,上海白癜风初期危害,北京权威白癜风专科医院,德州白癜风可以治吗

原标题:小蓝单车被曝押金难退、陷资金困境 共享单车行业竞争残酷

  央广网北京11月2日消息(记者吴喆华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从曾经满大街的“赤橙黄绿青蓝紫”,各式共享单车百花争艳,到如今市场上渐渐剩下摩拜、ofo两家独大,共享单车行业正在逐渐完成洗牌。曾经第二梯队的领先者“小蓝单车”,最近被曝出押金难退,疑似遭遇资金链困境。烧钱背后,共享单车,是否容得下“第三家企业”?

去年底,小蓝单车登陆广州,罗先生成为最早一批用户之一。他认为小蓝单车确实比较好骑,但几个月前,他发现小蓝单车的故障车越来越多,“以往我都是出地铁站以后找一辆车,大概在两三个月前,好像突然多了很多坏车,看起来没问题,但是一扫就是故障车,而且过了好久也没人来清理。”

上个月,罗先生听朋友说,小蓝单车退不了押金。他自己上月22日也试了试,结果一个多星期过去,其微信上的押金仍在“退款中”。

罗先生的遭遇并不是个例,北京的刘先生也感觉到,街上的小蓝单车越来越少,他4月3日通过支付宝交了99元的押金,10月20日申请退款,至今没有成功。

根据小蓝单车方面向用户提示的退款规则,企业承诺会在用户提交退款申请7个工作日内办理退款,按此标准,大量用户的退款申请都已经逾期。10月20日小蓝单车发布微博,称可以通过退款专线、400客服、在线客服等方式反馈退款问题,但南京市民叶先生多次尝试联系客服都没有回应。

叶先生称:“我打了很多次客服电话,但一直都是语音服务,没有人工服务,点人工服务的选项就自动挂机。”

“聚投诉”网站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天(2日)中午,小蓝单车因为押金难退的投诉量达到3227件。其中解决614件,解决率为19.03%。用户张先生今天提交的投诉显示,10月6日发起的退款仍没有到账。

故障车增多,押金难退,据《成都商报》报道,小蓝单车位于成都的办公室也人去楼空,“很多天无人上班”。此外,3个维修点中2个被撤走,1个无人上班,维修师傅几个月没有发工资,撤走的维修点留下数以百计的单车零部件。对此,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向媒体回应称,这是“搞笑的谣传”。

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共享单车用户。陈先生从今年年初开始为小蓝单车提供南京地区的运营维护服务,作为第三方外包公司,他告诉记者,通常情况下,共享单车的市场投放、不同区域间调度、损坏车辆寻找和维修以及再投放等工作,都由运维公司承担。陈先生表示,在年初行情最好的时候,公司员工有一百多人,但是现在业务越来越少,“小蓝单车给定的任务量突然减少,以回收环节为例,本来一天最多的时候一晚要回收四五百辆车,但是慢慢地一晚收一百辆车左右,或者两天一收、三天一收,直到最后一个星期收一次。”

陈先生说,原本承诺在10月31日结清维护款的小蓝单车方面没有履行承诺,拖欠了部分款项,“到上个星期为止还有将近十万元钱,后来结了,现在还拖欠三万多元钱。”

小蓝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,今年9月28日,小蓝单车公布的一组数据是,“已经在全国拥有超过2000万用户,每日订单量超600万”。团队创立以来,作为“后来者”已经进入行业前三。

昨天(1日),记者来到小蓝单车位于北京望京金辉大厦的办公室,野兽骑行和小蓝单车的工作人员在一层楼工作,共有几十人。一位工作人员说,目前正常上班。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和公司公关均不在,记者给该公司孙姓公关打电话、发信息均未得到回复。工作人员表示:“我们其他人肯定不对媒体做任何回答。”

野兽骑行一位工作人员称,9月份有供应商来催款,前阵子公司来了一些钱,可能是第二轮融资的钱来得慢了一些。对于小蓝单车是要退出还是正在融资的问题,这位工作人员表示,得到的消息是正在融资。

据媒体报道,小蓝单车今年1月完成4亿元A轮融资。随后又在3月透露将迎来B轮融资,但这笔融资却在6月宣告失败。有投资人说:“小蓝单车确认已接近倒闭,该跳槽的都跳槽了。”一位接近小蓝单车的人士告诉记者,“融资失败,公司无以为继”。

现在说倒闭似乎为时尚早,但显然小蓝单车遭遇了严重的资金困境,更为残酷的是,资本圈似乎难以相信共享单车行业里的“第三家企业”。

今年6月,悟空单车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。根据智察大数据显示,2017年7月共享单车App活跃用户中,ofo和摩拜的活跃用户都有五六千万人,位于第三位的小蓝单车活跃用户仅为344.4万人,经历一段时间的行业洗牌之后,共享单车行业两家独大。

不论是当年的打车软件之争,还是当下的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等行业洗牌,巨额资金投入的另一面,是残酷的市场竞争。一位业内人士说,投资人认可行业老大,只有少数几个头部玩家能够生存,“二线共享单车都要倒闭”。

也有不同的声音。哈罗单车相关人士说,用户的需求就是多样化的,这种多样化,也必然要求行业的多元化,同时市场的开放性也决定需要行业不同模式的存在,所以这个行业不会只有两个玩家。

共享行业“租金+押金”的商业模式一直以来备受争议,如果行业容不下“第三家企业”,这些押金怎么办?北京市汉良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胡益华认为,遇到押金不退的问题,用户可以起诉单车企业,但以这样的方式维权,需要时间成本,他建议建立一个押金监管机制。

胡益华指出:“对于押金本身,应该成立一个第三方监管账户或者由银行托管,这笔资金本身不应该由企业来占用,它只是一种为了未来有可能发生的风险来做的类似的担保,实际上损失并没有发生。所以我觉得可以引进类似酒店的预授权,另外就是实现第三方监管。”

作者:吴喆华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海南白癜风会传染么